「你這刀真是好用啊,不知道要多少錢?」
2022 年 5 月 7 日

「你這刀真是好用啊,不知道要多少錢?」

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,聽起來得有個三四十歲了。

「我這刀只賒不賣,等你家三年後發了大財,到時候我就回來取錢。「

這聲音聽起來倒像是個青年的聲音,歲數不大。

聽到青年的話,那婦女話音中透露出高興的情緒,連忙笑道:

「哎呀,那感情好,我家三年以後要是真發了大財,一定多給你點。「

「那這刀我就先拿回家去了?」

「嗯,三年後見。」

本來挺正常的對話,卻讓我起了疑心。

鋒利的刀,只賒不賣。

單就是這兩個詞,足以讓我確定了那青年的身份一一賒刀人!

好哇,我們還沒找你算賬,你居然這麼快就又出來害人了,這一次,我可要抓住你!

想到這裡,我隱蔽身形,朝著小巷子摸了過去,躲在旁邊,打算順藤摸瓜,找到這賒刀人的老巢。

果然,沒過多久,就在我剛隱蔽好身形的時候,只見一個年輕人背著一個筐,裡面放了不少刀具,很顯然就是賒刀人的打扮。

因為我用了隱身符,那人倒也沒看見我,而是朝著市集緩緩走去。

我見狀也不敢怠慢,連忙順著賒刀人的方向,遠遠跟了上去。

可那賒刀人接下來行程倒是讓我迷惑不已,在市集來回的兜兜轉轉,最後拐進了一個沒人的地方。

我連忙跟進去,可一進去便傻了眼,人呢?

就在這時,我的身後傳來一道聲音:

「說吧,為什麼要跟著我?」 他不明白陸顏霜突然提起這件事是什麼意思?

他本來是在提兩個人成親的事,問陸顏霜結婚的意見,但他不明白陸顏霜突然提起以前的事……

「以前的事,是我錯了。霜兒,但是……」姬無月開口。

只是連話都還沒有說完,就被陸顏霜給打斷,「你先等等,有一件事。」

姬無月便不再言,耐心看著她等著她開口。

陸顏霜一瞬間想到很多,不如乾脆就趁著這個時機告知給他真相,畢竟原主走了,崔母這邊陸顏霜是不可能提的,提了崔母會很傷心,也會影響後續的關係,相信原主也不希望看到這樣的局面。

但姬無月這邊不一樣,當初的事,兩人之間不光是有過關係,還有三個孩子。

雖然這樣一來,對陸顏霜來說……

直覺上,陸顏霜是不希望提起這件事的,她和姬無月之間如此一來中間就隔了第三個人。

可如果不提,那麼原主在這世上的消失……毫無聲息,她的委屈沒人知道,這些年來所經歷過的痛苦,這一切的根源不能怪姬無月,姬無月又確實是參與其中。

「這件事先放一放吧。」陸顏霜突然開口。

一句話,說的姬無月人就是一愣……什麼意思?

便聽陸顏霜又道:「關於我們成親的事,在我回答你這個問題之前,姬無月,我們先回一趟陸家,有些事,我要在那裡告知於你。然後才能回答你現在的問題。可以嗎?」

聽得姬無月人再次沉默。

望著她,不過片刻,才開口問了句,「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,霜兒?」

他有些不解。

陸顏霜是喜歡他的,關於這點,姬無月是一直都能感受到的。所以他很確定。

包括他這段時間在姬家忙活了那麼久,經歷過不少事,處理掉那麼多人,腥風血雨中若是放在以前,他肯定會高興,會覺得這種事讓人心累。

身邊人的勾心鬥角,永遠最廢人心力的不是需要用謀略,而是很傷感情。

而是左右為難,到底要用什麼樣的手段,下死手嗎?

這樣又是對的嗎?

但這次,當他真正開始動手,時機未到的情況下他都動力滿滿,他的心裡想了很多很多,他急著等成功之後回到陸顏霜的身邊,想要大聲的告訴她,他喜歡她。

這件事,一直以來姬無月都期盼著。

從他發現喜歡上陸顏霜開始,他變得越來越想與她靠近,想了解她的一切,想成親,想永遠的將她留在身邊。

一直到現在,他能很確定的感受到,陸顏霜絕對也是喜歡他的。

只是他不懂……

「霜兒,我想知道,你現在拒絕我的理由,為什麼要等一等。我很心急,很在意這次的事,我相信你是喜歡我的,也能感受到。所以我不希望多想。」

但陸顏霜聽完之後只是沉默,看著他的眼神他也能察覺到,除了他之外,她沒有其他人。

只是這樣,反而讓人更加想不明白,在這樣的情況下她究竟是為了什麼拒絕他……

「關於這件事,要到陸家,因為那裡才是一切開始的地方。」陸顏霜道。

「至於更多的,你給我一點時間。或許你會很驚訝。」

畢竟像穿越重生這種事,在陸顏霜自己沒有經歷之前,她也是不相信的。

而且還是重生在了一個同名同姓的人身上,在另一個陌生的世界。

這是老天爺給她的又一次生命。

陸顏霜很珍惜,也很感激原主,因為原主……

「好。」姬無月點頭。

「那我現在只想知道一件事,你現在就能告訴我的,你是喜歡我的,對嗎?」他問。

望著陸顏霜的眼神是急切的,藏在袖中的手不自覺握緊,陸顏霜並未察覺,但依舊毫不猶豫對他點頭,沒有半分遲疑。

兩個人安靜站在這裡,這一瞬間周圍似乎沒有任何事物。

直到三個小奶娃到來,才打破了這份寂靜。

「娘親!」

「娘親!」

「娘親!」三道小奶音齊聲聲的。

陸顏霜聽到轉過頭,視線里出現三道小身影朝她跑過來,她看著,突然又忍不住的笑了。

小聲對姬無月補了一句,「既然這件事你都知道了。不過現在還不是告訴他們的時機,等再過陣子吧。」

先等她將原主的事情提出來之後,再告訴姬無月……到那時,她會答應他的成親,會嫁給他。

那麼這件事就算姬無月知道,也沒有壞處。

說到底,陸顏霜在考慮這些事情的時候,孩子永遠是放在第一位的。

「好。」姬無月還是點頭。

看著三個小奶娃沖陸顏霜撲過來的時候,他甚至主動讓出了身旁的位置,看著三個小奶娃很快就抱住了陸顏霜。

想到以後成親,這就是他的孩子,他會與他們相信的很是融洽,跟現在不一樣的,是他們也會知道,他是他們的父親……

那副畫面,一定會很美好。

姬無月很期待。

也願意給陸顏霜時間,讓她想好再坦白。

「如果要回陸家的話,你打算什麼時候啟程?」他問陸顏霜。

陸顏霜想了想,關於這件事肯定不能立馬就走,因為她還有一些事情要安排。

「十天後吧。丹藥閣那邊準備的差不多了,我也要開張了。等將生意的事忙完,我就跟你啟程回一趟陸家。」陸顏霜道。

於是接下來的十天,她基本都在忙碌中。

之前崔依閣關於會員制度的事情,現在基本上都推行出去了,而且顧客的反響很好。

當然,基本上都是沖著陸顏霜的丹藥來的。

雖然崔依閣的其他小禮物也很吸引人,能給很多人驚喜,這樣一來也讓沒有得到丹藥的那些顧客心底歡喜,會有些安慰。

畢竟丹藥太過珍貴,就那麼一兩顆罷了。

沒有丹藥,他們還有崔依閣的其他小禮物,還都是獨一無二的。

這樣一來,本來成為會員就沒有什麼損失。

得到的反而都是益處。

畢竟不管在哪裡,他們都是要衣服的。而崔依閣家的衣服料子又確實是物美價廉。這樣一來,崔依閣的分店跟著開張…… 新劇本大體是沒有變的,只是有些原本已經刪除的戲份,現在又出現了。

顧南靈皺眉,繼續看下去,發現那些再次出現的戲份,都是男主的。

所以這是給江遠彥加戲?

顧南靈冷笑了一聲,拿着劇本站起來,「以前還說不能隨便加戲呢!現在倒是自己開始加戲了。」

看着顧南靈怒氣匆匆的朝着王導那邊走去,姜旭連忙跟上。

「王導。」顧南靈雙手抱胸,一臉不爽的看着王導,「我覺得新劇本需要給我一個解釋。」

她來勢洶洶,旁邊的人不敢惹,默默的往後退了一步。

王導站起來,到是不意外「顧總,江總的演技,您也看見了吧?」

「嗯?」顧南靈不怎麼願意承認,但還是點頭,「還算可以吧。」

聞言,王導的笑容更加耀眼,「您也知道,這部劇的男主人設,是塑造得十分成功。我覺得江總也完全將這個男主給演活了,所以給他將這些戲份全都舔上去。」

對於江遠彥的演技,確實是沒的說,就連顧南靈,都喜歡江遠彥飾演的這個角色,「就算是戲好,也不至於加這麼多吧?」

關鍵是,原本的劇裏面,她和男主是有吻戲的,但是後來編劇改了,認為那樣直白的表達愛情,不符合人設。

但是現在改回來,她們的吻戲又出現了。

王導見顧南靈臉上的表情不太好看,有些好笑「顧總,這件事,經過江總同意的。」

言下之意,作為最大的投資者,他同意了改劇本,那就沒什麼問題了。

顧南靈翻了個白眼,知道和王導在多說也沒什麼用了,只能去找江遠彥。

「江遠彥呢?」顧南靈問道。

助理指了指外面,「今天的戲份拍完了,江總回去休息了。」

顧南靈轉身,朝着外面走去。

看着顧南靈離開的背影,助理連忙拿出電話,「江總,顧總去找你了。」

接到電話的時候,江遠彥正躺在沙發上看報紙。

放下報紙,江遠彥坐起來,笑問:「她發脾氣了嗎?」

「沒有。」助理肯定的說道,「但是顧總看起來似乎已經快要憋不住了。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

掛斷了電話,江遠彥坐起來,泡了茶,靜靜的等待着顧南靈的到來。

顧南靈敲門的時候,心裏想了無數的話,就等著見到江遠彥,狠狠的罵他一頓。

然而當看見江遠彥那絕美容顏打開門的那一瞬,顧南靈的話,又像是卡在喉嚨處,說不出來了。

「顧小姐。」江遠彥後退一步:「有事嗎?」

顧南靈奮力的點頭,「有事。」

「哦?」

「那進來說吧。」

顧南靈走進去,發現屋子裏傳來濃郁的茶香。

「喝杯茶,降降火。」江遠彥走到桌邊,將倒好的茶放在對面。

見狀,顧南靈坐下來,並沒有喝茶,而是將手中的新劇本拍在桌上,「這個,我需要一個解釋。」

江遠彥的目光淡淡掃過桌上的劇本,旁若無事的問道,「顧小姐覺得,翻拍到現在,我們的目的是什麼?」

顧南靈皺眉,「當然是讓這部劇紅。」

Share:

Add your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