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,雷凌說的話里,就是想獨吞寶藏,連湯都不給他們留。
2022 年 5 月 19 日

因為,雷凌說的話里,就是想獨吞寶藏,連湯都不給他們留。

「也不知道他們準備什麼時候出發,只要跟著他們,我們就可以順利找到王陵古墓了?」

劉強有些迫不及待。

有人給他們當引路,這對他們來說反而省了很多的麻煩了。

。 「我認輸。」

不同於陳天問,現在上來的這個熊五沒有「真名之壁」這個道具,所以蘇白讀取了熊五的真名,得知對方的力量之後,直接選擇了放棄。

這傢伙是英雄勳章的獲得者,同時還是丹勁武宗。

累計變動率在24%。

但!

這傢伙的單本最高變動率是2.7%,與此同時,這傢伙一個大綱寫了十多本書,力量體系全都是用的同一個!!

同樣只是偽聖,但熊五和陳天問的力量完全不一樣。

蘇白只要敢「呼喚」他,每呼喚一聲,那一瞬間,熊五就可以反擊一拳給蘇白,也只需要一拳,就足以轟碎白澤這個真名……

然而。

擂台上來了,就沒那麼容易下去了,揚言要挑翻21家,如今卻想走,哪有那麼容易的事?

蘇白剛轉身就僵在了那裡,因為,熊五已經來到了她的身後,體格在兩米五高大的巨漢居高臨下的用森寒的聲音說道:「要麼加入我巨熊幫,要麼……死。」

「做夢!」

蘇白無比憤怒,她就是不在404了,又豈是區區幫派可以有想法的?還想強制她加入?

觀察到蘇白手中的葫蘆驟然轉動,熊五冰冷無比的說了聲:「那就去死吧。」便不再給蘇白任何機會,就要一拳將她轟死。

蘇白極為直觀的感受到了死亡,但卻有些走神。

她忽然想著,如果是李玥藺文萱她們,在這種時候,是不是最後的念頭是在呼喊李和?可是,如果是她的話,李和那個混蛋不會來救的吧?

他肯定巴不得她死。

畢竟在他看來,她可是糟糕透了啊……

「喂。」

「陳天問可以認輸,她為什麼不能?」

預想中的死亡並沒有出現,那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,蘇白更是呆在了那裡,明明,明明最討厭的傢伙出現了,她卻莫名的感到……安心。

熊五看著自己砂鍋大的拳頭被李和輕鬆抓住,渾身毛髮頓時就立了起來,全面進入了戰鬥狀態。

他低沉粗壯的聲音說道:「李和……」

「既然知道我,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。」說完,李和不再看熊五,而是一一掃過了剩下八家的觀眾席區域,掃過了剩餘的八位幫助的眼睛。

淡淡的說道。

「我在罪惡之都逛了兩天,心中積累了不少火焰,在座的各位,應該是造成罪惡之都現狀的主要責任人。」

「所以。」

「請你們都下來一趟,讓我打個半死,可好?」

狂妄!無比的狂妄!

幾乎所有人都是這麼一個想法,雖然大多數人都知道李和的豐功偉績,但是沒有想到他可以狂到這個樣子。

這裡是哪?

這裡可是罪惡之都!

這個世界上除了五大幻想組織之外,這裡的21家就是世界上實力最強的幻想組織,他們剩餘的幾家,那個沒有聖人坐鎮?(他們認為偽聖也算)

你李和一個逃到罪惡之都來的喪家之犬,竟然敢挑戰整個罪惡之都?

氣氛,頓時就肅殺了起來。

正在與李和交手的熊五卻沒有直接出手,而是撥通了一個電話,然後一個慵懶的平胸妹子就閃現了出來。

十二位大自在之建築師,唐菀。

「麻煩閣下全面啟動終極格鬥館。」熊五朝唐菀恭敬的說道,唐菀打了個哈欠,便隨口說道:「別忘了場地費。」

說完,終極格鬥館瞬間激活。

每個區域都彷彿多了一道空間隔層,然後擂台變得……無限寬廣,頭頂沒有日月星辰,但卻同樣有著無限高的空間。

地面的強度李和感受了一下,不會比他曾經展開的【白玉京(EX級)】的地面強度差,甚至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這哪裡是什麼擂台,這分明就是一個專門用于格斗的世界。

明明是無限世界,但只要懷著想出去的想法,整整十秒鐘后,便可以看到現實的擂台和空間分割的邊界,在那鎖住擂台的結界之上,唐菀懶懶的坐在上面。

她沒精打採的講解道:「終極格鬥館完全激活,可以容納聖人級別的戰鬥,真正的聖人哦。」

「一般而言,不用擔心打爆格鬥世界的。」

「當然啦,如果是幻想時代的某些天驕,在臨聖級別都具備打爆的可能,那是極少概率的事件就是了。」

「假如打爆世界,殃及了觀眾席的數萬觀眾也無所謂。」

「404機關的東皇鍾可以調控區域內的時間,將一切恢復到毀滅之前,但需要注意的是,如果404機關到了動用東皇鐘的地步,那肇事者就必進和諧城了。」

「最後提一嘴。」

「這次的租用費用依舊是500億,記得付款。」

說完,唐菀就閃現離開了,竟然不管這裡的事情,而整個格鬥館在短暫的沉寂之後,爆發出驚天的聲勢。

整個21家剩下的戰力,紛紛衝進格鬥世界。

李和跟蘇白,瞬間就被數千人給包圍了……

李和並沒有在意那些雜魚,只是看著熊五說道:「另外八位幫主好像並沒有下場的意思,看來你被賣了。」

熊五不屑一笑,說道:「就只有這麼低劣的離間計?」

「這次會下來的,都是處在幻想事件當中的,目前十大幫派中只有我的連載還在繼續,其他人都開始等新春大戰了。」

「自然沒必要急著下場。」

「你的力量是走的唯心路線,說實話,你爆發起來,我們十大幫主沒有一個敢說自己能抗住,但是……唯心的最大缺點,就是恢復慢。」

「你與光輝之主一戰,昏睡了七天才醒。」

「這次。」

「你就算殺了我,殺了這數千幫眾,你還剩幾分心力?」

果然,能夠在罪惡之都這個地方混成一方人物的,哪裡有簡單的傢伙?這個熊五看著是只會莽的莽夫,卻沒有想到心思如此細膩。

這些幫忙更是默契到……像是謀划好了一樣。

「這是個局?」李和皺眉問道。

熊五搖頭,坦然道:「並非是局,而是我們曾經商議過,該如何對付你,畢竟你可不像是來瓜分地盤的。」

「在你醒來第一天就端了奧托幫來看。」

「從你在貧民窟的所作所為來看。」

「我們21家一致認為,你是必須要除掉的目標,不然,罪惡之都永無寧日。」

「放心。」

「奧林匹斯不會來救你的,因為,我們根本不會殺你,不會給周瑞遵守諾言的機會,我們只會俘虜你,像如來佛鎮壓孫猴子一樣,壓在五行山下。」

「放心,我們有足夠的手段,讓你醒都醒不過來。」

「你沒機會掙脫的。」

。 一個下著大雨的天氣,一名小男孩兒匆匆地往公園兒的籃球場跑去,早上因為把球借給了朋友玩兒,自己在場邊看球,但是玩兒完以後,說朋友們和他都忘記把球帶走,所以當他想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了。

此時下著大雨,他打著傘匆匆地跑過街道,來到了公園兒里。

「喂,小智,下這麼大雨趕緊回來,等雨停了再去拿。」媽媽給他打過電話來說道。

「不行,那個是爸爸給我買的,如果丟了的話,我不會原諒自己。」小智說道。

說完他便掛掉了自己的兒童電話,然後快步跑到了公園的球場,其實他現在心裡也明白,很有可能自己丟的籃球已經被別人偷走,但是他的心裡還抱有一絲希望,他希望看門兒的老大爺能夠撿到他的球,或者是希望他的球沒有人認領,還是放在球場上。

他飛快地跑著,心裏面想著球兒千萬不要丟,可是光想是沒有用的,該丟的話也找不回來。

最終他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了球場邊上,就在這個時候,他看到了特別奇怪的一幕,只見在球場上站著一個穿著黑色t恤衫的大個子,這個大個子長得很高,傘遮住了他的臉,完全看不清楚他長的什麼樣子,他慢慢地走了過去,然後發現這個人手裡邊拿著一顆籃球,而那顆籃球正是自己的。

「我到底要不要去?要不要去呢?」小智在心裡盤算著,那個人打著一把黑色的雨傘,完全罩住了他的臉,看上去好像有點兒嚇人,但是如果不去的話那豈不是要不回來自己的球,那可是爸爸臨走之前給自己從美國買回來的正宗籃球,他的爸爸是一名海員,基本上常年在海上,難得回來一次,後來在一次出海的過程當中,發生事故,便再也沒有爸爸的音訊,也不知道生死。

所以爸爸給他買的所有的東西他都格外的珍惜。

小智想了一下,然後堅定地點了點頭大步走地過去。

「這位大哥哥,這個籃球是我的,能還給我嗎?」小智這個時候站在那個人身後說道。

黑衣人慢慢地轉過身,露出了一張讓人看到以後特別喜歡的面龐,他長得很帥,一臉的笑容,看上去完全不像壞人。

「你說這顆籃球是你的,你有什麼證據嗎?」這個穿著黑色衣服的人笑著說道。

「上面寫著我的名字還有我爸爸的名字。」小智說道。

「那我問你,你的名字和你爸爸的名字是什麼?」黑衣人笑著說道。

「我叫做齊雙智,也叫做小智,我的爸爸叫做齊無名。」齊雙智說道。

「無名?那個名字叫上去好個性,好像是武俠片裡面的名字。」穿著黑色衣服的大哥哥說道。

「你說的沒有錯,爸爸在我心裏面就是天下無雙的俠士。」小智說道。

「恭喜你,你說對了,這個球還給你吧。」大哥哥說道。

「多謝大哥哥,大哥哥你看上去不像是個壞人,我說實話看到你的第一眼,我把你當成壞人了,你不會介意吧?」小智說道。

「哈哈,當然不會了,不過小智你能告訴我,你很喜歡籃球嗎?」大哥哥說道。

「當然喜歡了,說句實話吧,我最熱愛的就是籃球比賽。」小智說道。

「能告訴我原因嗎?」大哥哥看著他說道。

「因為我的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帶我去看籃球比賽,我的爸爸很喜歡籃球,他經常跟我在球場上一起打球,所以每次我打籃球的時候就會想起我的爸爸,他是一個熱愛籃球的狂熱愛好者,家裡的那些籃球雜誌籃球海報多的都數不清了。」小智說道。

「看來他一直沒有放棄籃球。」大哥哥這時看著遠方說道。

「大哥哥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你認識我爸爸嗎?」小智說道。

「怎麼說呢?算是認識了吧,對了,我真沒有想到能在這裡碰到你,能撿到這顆籃球,說句實話,我都嚇了一跳,因為上面那個名字,和我以前的一個朋友很像,你爸爸現在在哪兒啊?」大哥哥笑著問道。

「你的意思是說你和我爸爸以前是朋友唄?那我得叫你叔叔了。」小智說道。

「說的沒錯,小智,你爸爸現在在哪?」

「我也不知道,自從爸爸有一次出海之後,就再也沒有回來過,媽媽說他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,得過幾年才能回來。」小智說道。

「你說什麼?」聽到這個話,這個黑衣服的青年人,手中的雨傘突然掉在了地上。

「你怎麼了?叔叔你的雨傘掉了。」小智抬頭奇怪地看著這個黑衣服的青年人說道。

「啊?沒……沒什麼……那個小智啊,身為你爸爸的朋友,我能見見你的媽媽嗎?」黑衣服的青年人問道。

「當然可以了,不過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是我爸爸的朋友?我要是把你帶到我家去,你要是……」

「你看!」這時只見這個黑衣服的青年人拿出自己的手機,從自己的手機裡面翻出一張老照片。

「小智你看,這個是你爸爸跟我在十二歲時候的照片,看這個人是不是你爸爸?」黑衣服的青年人指著手機上的照片笑著說道。

「是倒是沒有錯,你們為什麼會有這張照片?」小智問道。

「怎麼說你也見過這張照片了?」

「曾經爸爸跟我炫耀他當年多麼多麼厲害的時候,我看過他以前的老照片,其中一張就是這一張。」小智說道。

「是啊,當年在訓練營,你的爸爸可是個風雲人物,你看這個人,這個人就是叔叔我。」黑衣服的青年人這個時候指著照片上的自己說道。

「這個看上去……還真是您啊叔叔!」小智點了點頭說道。

「我還能騙小孩子嗎?」黑衣服的青年人一臉笑容地說道。

「那好吧,你跟我來吧,我帶你去見我媽媽。」小智笑著說道。

黑衣服的青年給小智打著雨傘兩個人向小智家的方向走去。

Share:

Add your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