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且時卿落知道,蕭寒崢有花高價,請了人在暗中保護家裡人。
2022 年 4 月 28 日

而且時卿落知道,蕭寒崢有花高價,請了人在暗中保護家裡人。

所有對蕭小妹單獨外出,還是放心的。

「謝謝嫂嫂,我畫完就回來。」

蕭白梨高興的背上,嫂嫂讓人為她做的外出畫畫工具出了門。

到了後山之後,因為前面看桃花的人多,蕭白梨就選了一個無人的偏僻山坡。

剛將畫板支起來,拿起筆花了幾筆,突然有三名看上去猥瑣的男子走了過來。

其中一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蕭白梨,調笑著問:「小娘子這是在作畫呢?」

要換成曾經的蕭白梨,肯定會被三人這模樣嚇到,或者很害怕。

現在看到三人,雖然有些緊張,但眼中更多的卻是興奮。

她一直都想看看自己練武的成果,這些人送上門來剛好可以試試。

之所以那麼心大,也是因為蕭白梨知道,哥哥讓人隨身保護著她們。

她剛才來這裡,就發現保護的人也跟來了。

所以就算打不過三人,她也不怕出事。

她皺著眉道:「不關你們的事。」

帶頭男子肥頭大耳,一臉猥瑣的笑道:「作畫有什麼意思,還是哥哥們來陪你玩玩吧。」

說完就帶著另外兩人圍了上去。

蕭白梨摸了摸腰間,當碰到鞭子時,又安心了幾分。

嫂嫂為她定做的細鞭,放在腰間的腰帶下,別人根本看不出來。

而且不用解開腰帶,直接伸手一抽就能抽出來,很方便。

那名點頭男子,說完就伸手要去摸蕭白梨的臉。

就在蕭白梨剛準備抽鞭子時,突然一道聲音響起。

「住手,你們想要幹什麼?」

然後一名長相英俊的少年,帶著兩名小廝走了過來。

肥頭大耳的男子將手放下,不悅的看向少年,並警告道:「別多管閑事,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。」

少年一臉的正氣,「你們休想欺負弱女子,今天這閑事我還就管定了。」

然後看向蕭白梨,安慰的說:「姑娘不用害怕,有我呢。」

沒有抽成功鞭子的蕭白梨,:「……」要你多管閑事。

而且這樣的英雄救美好拙劣。

時常被時卿落灌輸各種防狼故事的蕭白梨,看到少年出現,第一個想法就是,這些人十有八九是配合演戲。

她看著都尷尬。

她開口道:「不用麻煩你了。」

鄭同鋒聽到這話心裡有些不悅,這女人難不成還想讓這三個地痞非禮不成?

一想到之後要娶這樣的女子,他那份不悅又虧大了幾分。

於是眼中帶了點出來,微微蹙眉,「姑娘,路見不平拔刀相助,我不怕麻煩,所以你不用擔心。」

蕭白梨:「……」這人眼中的不悅還能再明顯點嗎?她又不是傻子。

她也蹙了蹙眉,「你不怕麻煩,我怕。」

鄭同鋒:「……」

那名肥頭大耳的男子也愣了愣,顯然沒想到這個小姑娘看著柔柔弱弱的,怎麼不按常理做事,難道不怕真被他們非禮?

他心思一轉大笑:「哈哈,人家小娘子可不需要你幫忙。」

「小娘子是不是想和哥哥們玩呢?」

他再次將手伸出,「那哥哥們就陪你玩玩。」

鄭同鋒這次沒有開口,他也想讓蕭白梨自己吃點虧,然後再主動求他幫忙。

就是好膈應,要是被這人摸了臉,那不是沒了清白?

他爹還讓他以後要將人娶進門,他好抵觸。

不過為了能夠喜歡的女子在一起,他也只有忍了。

他爹說,只要能讓蕭白梨喜歡上自己,就能讓他喜歡的女子從樓里贖出來納為妾。

不過還不等他再繼續想,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。

只見看上去柔弱的女子,突然從腰間抽出一根細鞭子,然後朝著肥頭大耳的猥瑣男抽去。

將人抽得哇哇叫。

蕭白梨一邊抽一邊冷哼,「你不是要玩嘛,現在就陪你們玩。」

肥頭大耳的男子一邊躲一邊對身後的兩人喊道:「你們還愣著幹什麼,趕快去收拾這個臭娘們。」

那兩人剛才也是看懵了,現在被這麼一喊就反應了過來。

立即朝著蕭白梨撲去,想要一邊一個束縛住她的手。

蕭白梨很靈活的躲開其中一人,然後一鞭子抽在另一人身上。

還轉身用鞭子纏住肥頭大耳男子的小腿,朝著她這邊一拉。

男子就摔倒在地上,接著又被抽了好幾鞭子。

同時她的鞭子像是活了一樣,又對圍上來的兩人抽去。

將這兩人也抽得哇哇叫,不斷的躲。

鄭同鋒不敢相信的看著:「……」說好的柔弱女子呢?

怎麼變成個那麼能打的母老虎了? 「秦主任,您是認真的嗎?」

良久,曾小賢才回道。

「當然,那天和你聊了很長時間,也知道你的困境!雖然我們電台部比不上燕城電視台,但至少能保證你的節目….還有,我們這邊不考核廣告贊助更不考核聽眾人數,只是單純的做節目!」

很快,電話另一頭傳來了秦川篤定的聲音。

「那您這邊需要我什麼時候過去…..」

這一刻,曾小賢心動了。

在電台這邊他真的有點受夠了,這幾天上面單獨給他放了一周假,雖然傷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極強。

後面就算再回去也有種抬不起頭的感覺。

至於節目?

到哪裏做不是做?還有編製!文工團還是部屬單位,比燕城電視台只強不弱。

「看你這邊協調…越快越好….如果明天能來更好!」

秦川的身音繼續響起。

「明天……」

曾小賢不自覺的握了握拳頭,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堅定,顯然已經有了決定。

「秦主任,給我三天時間可以嗎?」

最後他說到。

「沒問題!」

……..

煤礦文工團,公寓,秦川拿着手機想了想又撥通了部門負責行政佟玉的電話。

很快,電話接通。

「佟姐!」

「秦部長您好!」

「是這樣的,今天上面給我們這邊批了五個事業編,你這邊行政還缺不缺人?要不給你留一個?」

秦川說道。

副團長楊興的辦事效率很高,今天晚些時候他接到了人事部門那邊的電話,說上面的編製已經給了下來,

這邊招好人後直接上報過去就行。

和之前在導演組不一樣。

在導演組的時候他招人只有初步的面試權並無最終的決定權,畢竟只是一個小組組長。

但現在他是電台部的部長。

只要這邊選好人了,最後將名單報上去,團里人事部做一個政審就能入編,再不存在其他問題。

一把手和部門中層還是有些本質的區別。

其實自從和楊興談完話後秦川覺得來電台部也挺不錯,不說其他,協調處理各種事情就是一個很好的歷練。

這種管理經驗在其他地方是給不到的。

像某些小說里寫的普通人一夜暴富就掌管億萬財團純屬是扯淡。

「部長,咱們部我能忙的過來….不如將編製全留給電台主播,我們先現在缺的是電台主播!其他崗位保留現有編製就行。」

這邊,佟玉說到。

「那行,佟姐,你再幫忙問問其他人員,看看有哪些崗位還需要人員!」

秦川看了一眼電腦上面的名單。

麻雀雖小五臟俱全,別看電台部只有十個人實際上每個人都有分工。

必須每個崗位都得兼顧到。

「好的,部長!」

能聽得出來,佟玉有些小激動。

這種感覺真的已經很久很久都沒有過了,話說距離上次團里給編製還得推到三年前。

「三天以後有個叫曾小賢電台主播會來部里報道,你協調人事部門將他安頓一下。」

「曾小賢?好的,部長!」

「就先這樣。對了,你們那邊要是有什麼人才也可以推薦一下。」

「嗯,部長早點休息!」

掛了電話,

秦川想了想,又打開了一個招聘網站。雖然搞定了一個電台主播,再加上原來的播報員郭芙才兩個,還遠遠不夠。

必須再招兩個。

……..

一夜無話,

翌日,清晨,曾小賢早早的出現在了燕城電視台電台部。

他進門的時候發現主管麗薩榕正在給其餘的電台主播開早會。

「曾小賢?你怎麼來了?不是讓你回去反省寫台本嗎?台本寫好了沒有?」

麗薩榕見到曾小賢,臉上瞬間露出了濃濃的嫌棄。

「沒寫好!」

曾小賢一瞥麗薩榕,淡淡的回了一句後走向了自己的工位。

「沒寫好?沒寫好你來幹什麼?還想不想幹了?」

麗薩榕先是一愣,隨後怒火直冒。

什麼情況?

Share:

Add your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