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文璟:「不想就對了!幸虧四年前你沒嫁成,我可跟你說,太子那人可不是什麼好鳥,你有這身手和樣貌,何必葬送在深宮裡?」
2022 年 6 月 23 日

陸文璟:「不想就對了!幸虧四年前你沒嫁成,我可跟你說,太子那人可不是什麼好鳥,你有這身手和樣貌,何必葬送在深宮裡?」

溫九傾微微頷首,覺得他這話破有道理。

世間大多女子,擠破頭也想踏進那道宮門,以為那裡面是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。

殊不知,一入宮門深似海,從此自由是浮雲。

溫九傾忽然又想起來纓妃,也不知道姨母在宮裡怎麼樣了?

蘇清含淡淡的瞥他,奈何陸文璟只顧著跟溫九傾說話:「說起來,我們緣分不淺,你家大姐姐將來是要做王妃的人,而我們,則是粥粥出生入死的兄弟,將來就是一家人…..」

他說著,腦子裡一抽,忽而轉頭看蘇清含:「含含,之前聽嚴鶴說,粥粥讓天醫聖手替他看診,聽聞天醫聖手也姓溫,叫溫九傾,是不是她?」

「是不是你?」

陸二少嘴角抽搐的扭著脖子看溫九傾。

「是我。」溫九傾不咸不淡的說。

但是,舟舟是…..

秦北舟?

溫九傾勾了勾唇,那男人還有這種小名呢。

『砰!』

一聲巨響,包間門被人踹開。

舟…..舟舟登場。

溫九傾眼角一跳,男人一身紫金蟒袍,貴氣逼人,此時面色陰沉的站在門口。

不像是來喝花酒的,倒像是來上墳的!

陸文璟震驚的表情還沒來得及收回去,又被踹門的秦北舟嚇了一跳。

「粥粥啊,誰又惹你了?你來嚇我們做什麼?差點沒被你嚇出心疾來!」

陸文璟拍著他的小心臟埋怨。

「你們在這兒幹什麼?」秦北舟冷著臉,眸光凜冽的射向屋子裡的三人。

「來這兒還能幹什麼?自然是喝酒啊。」偏陸文璟是個沒眼色的。

溫九傾默默地避開秦北舟的視線,這男人冷颼颼的目光跟激光掃描一樣,能把人頭蓋骨削下來…..

秦北舟勾唇;「你帶她來的?」

他毫不見外的往溫九傾身邊一坐。

宣誓主權十分明顯。

陸文璟:「路上恰好遇到,粥粥我跟你說,此前我們回城時,在城外遭到伏擊,幸虧這位溫姑娘採藥路過出手相助,這不是請她喝個酒聊表感謝嗎。」

溫九傾默默地當個透明人,降低存在感。

不關我事。

是他要帶我來的。

我就是來喝了杯酒而已,都沒找樓里的姑娘作陪!

偏秦北舟幽涼的目光往她身上瞥:「還有這回事呢?我怎麼不知道?」

溫九傾:「…..」

窩草我在心虛個什麼?

她採藥是為了誰啊?

遇到陸文璟二人遭人刺殺,她出手相助,難道不應該跟她說聲謝謝嗎?

這男人一副要秋後算賬的口氣是怎麼回事?

他憑什麼跟我秋!后!算!賬?

陸文璟:「當時你不在,只有我和含含,我也沒同你講,你不知道不是很正常嗎?」

溫九傾嘴角微抽,她忽然覺得陸妲己在作死的邊緣瘋狂蹦躂!

嚴鶴站在秦北舟身後,同情的看了眼陸文璟。

神仙都救不了你了,二少爺。

居然帶溫九傾來喝花酒?

自求多福吧!

溫九傾默默地喝酒不吭聲,下一秒,手裡的酒杯就被秦北舟拿了去,她沒喝完的半杯酒被他喝下,溫九傾頓時老臉一紅…..

「陸文璟,本王新得了一塊風水寶地,正好送與你。」

他喝了酒,嗓音低沉富有磁性,溫九傾感覺她酒喝多了,有點醉了。

陸文璟:「做什麼?」

秦北舟:「好讓你入土為安。」

你這是借鑒,抄襲!

陸二少反應過來,一臉冷漠無情的看著秦北舟:「粥粥,我請她來喝酒,礙著你什麼事了?我又沒對她做什麼…..」

「你還想對她做點什麼?」

秦北舟眸光幽深凜冽。

陸文璟:「…..不,我不想,你多慮了。」

蘇清含給秦北舟斟酒:「王爺,你嚇到他了。」

陸文璟立馬衝過去抱著蘇清含:「還是含含心疼我,不像粥粥,三十歲的男人還沒找到媳婦兒,怎會沒有原因?老男人性情陰晴不定,我懷疑他是憋壞了…..」

陸文璟壓低了聲音跟蘇清含吐槽。

蘇清含面不改色,神色淡然。

好好地怎麼突然開起車來了。

搞得她很尷尬啊。

不過真沒看出來,秦北舟年過三十了?

一點都看不出來啊?

這臉,嘖嘖嘖,比陸文璟還帥。

陸文璟是美,他是帥!

秦北舟注意到,她餘光時不時的偷瞄他。

她莫不是也覺得他年紀大?

覺得他老?

畢竟他大了她十歲…..

於是冷麵王爺上線,硬懟陸文璟:「你也不看看自己,你能比本王年輕到哪兒去?不過就比本王小了三歲罷了。」

陸文璟:「…..粥粥,你今日吃火藥了?」

秦北舟冷哼。

今後誰再敢提本王年齡,滅他口!

陸文璟瞅著嚴鶴問:「你家主子莫不是真憋壞了?」

嚴鶴:「…..」

別問我,我啥也不知道!

秦北舟冷瞥:「嚴鶴,叫十個姑娘來,可不能叫陸二少憋壞了。」 孫外公想說點什麼,最後還是沒有說,父母在的時候一直都偏著大哥一家,一是因為他是養子,再就是他妻子只生了兩個女兒,他心裏不難過,那自然是不可能的,可是有的東西那怕是親生的,遇到了偏愛,也沒有辦法,壓下心裏的不甘,還是得敬着他們。

因為他和妻子都很清楚,如果他們真有什麼不孝的流言傳出,他們將要面對的不再是孫家兩老和大哥一家,而是整個孫氏家族,而他們村子有一大半的人都是姓孫的。

他們家還沒有辦法對上整個孫家,再說現在養父母都去逝了,他們家和大哥一家人也沒有太深的關係,管那麼多是不可能的,但因有的提醒還是得有,至於他們要怎麼做,那就是他們的事情了。

過完新年,宋雷軍又找了關係購買了兩台舊車回來,除了他自己還帶着兩個人一起跑運輸,多了兩台車也多了兩份收入,更重要的是,原來運不了的貨,現在因為有三輛車,也能接下更多的運輸貨物。

家裏賺到更多的錢了,宋雷軍也要想着購買房子的事情,現在還沒有商品房,想要在城裏購買房子也不是那麼容易,還不如在城郊購買一塊地皮自己修房子,有了這樣的想法,宋雷軍下手也是快准狠,直接就購買了一處大的地皮,修房子的時候邊上那一塊直接就修了一棟三層樓的房子。

這樣的房子修好了,才開始修這邊的房子,他沒有再打算結婚的意思,五個孩子就要準備五處房子,所以修的時候直接就修成了一個大的院子,大的院子又分成六個小院子,主院是他們現在要住的地方,修得很大,可以住下一大家子人。

其它的小院子小一些,則是留給幾個孩子以後長大了居住,還有大大的花園池塘,和古代的宅子差不多了,除了住的地方,還有前面修了一連排的門面,他有預感以後這裏會慢慢發展起來,修好門面,以後租出去,或是自己留着做一些小生意,這些都是可以的。

新房子修好之後要晾乾才能住人,也就是一個月的時間孫外公一大家子就搬到新房子住着,不住過來不行,一是孩子上學有點遠,搬過來之後就要近很多,再就是這麼一直在修新房子,搬過來還能看着點家裏的材料,要是這些東西被人偷了,這心裏怕是能心痛死,孫外公怎麼都不放心,最後商議之後,全家人都搬過來住着了。

孫大外公一家也知道宋雷軍在修房子,修的房子還不錯,他們也打聽到會給二弟家裏留一套房子,就在那裏等著給他們家分的房子,等呀等,等呀等,等了很長的時間一直都沒有動靜,這心裏馬上就開始急起來了,不會是根本就沒有想過要給他們房子吧!

如果是一開始就沒有想法,最後真的沒有得到這心裏那怕是不舒服,也就那麼回事,過去了也就過去了,可是真正的遇到了事情,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之後,這心裏馬上就有了想法,覺得大家都是岳家,憑什麼弟弟家裏有,他們家裏就沒有了,一直是被偏愛的那一個,找起麻煩來,也變得理所當然起來。

當然孫大外公家裏一向是躲在後面的,他們從來不會直面那些麻煩,所以知道宋雷軍沒有打算送房子給他們之後,並沒有第一時間就去找宋雷軍,反而是去找了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面的孫小麗,這個時候的孫小麗因為生活的原因,早就不如以前的光鮮。

她心裏很清楚,早點將錢還完,以後的生活才能平靜下來,除了她自己的工作,也更加努力的做那些人拿過來的手工活,賺到的錢不少,要不是有宋雷軍給的錢補貼著,讓她的生活不錯,她的身體怕是早就已經敗下來了。

「爸,我和宋雷軍已經離婚了,我們之間不會再有任何的關係,你自己找死別拉上我。「對於這個重男輕女的爸爸,孫小麗上輩子就已經知道得夠夠的了,如果可以她是一輩子都不想要和對方有任何聯繫,想想自己上輩子最開始日子也不是沒有好過,那會兒自己往家裏拿了多少好東西,除了二哥會對自己好一些,那怕她後來落破了,二哥也會接濟她一下,其它的親人,她沒有感受到一點點的親情。

孫大外公怎麼可能會接受這樣的現實,直接就大罵起來,只可惜現在的孫小麗早就不是上輩子的孫小麗,她有一套自己的理論,這輩子她就想要為自己而活着,那怕是被騙錢騙色,這輩子她也要過得好。

將人趕出家門,兩邊也真正的撕破臉,以後怕是會老死不相往來,也是在這個時候接到警察局通知,自己那個前男友被找到了,人被找到了錢早就已經沒有了,好在這人名下有兩處房子,孫小麗看過之後,直接要了一處。

將房子租出去,她的工作也沒有丟,那邊介紹的工作她也很喜歡,一下就有了四份收入,她現在也不再想什麼愛情,她就不再相信,大家都是錢貨兩清,看對眼有健康報告就上,喜歡還可以再約,如果不喜歡了,大家也不再聯繫,就這樣過上了有錢有閑的美好生活。

除了找長得好看的男人,還喜歡購買房子,她手裏根本就不存錢,但凡是能購買到房子,就直接購買,還來了一個分期付款,這個還是和那位黑老大合作的,他們那裏有很多借錢還不了,拿房子抵押的,轉手買給她,能賺到一筆不說,還能賺到利息,這事很不錯呀!

從些黑老大成了第一批搞房地產的,越做越大之後,還學會了愛惜自己的名聲,做得比那些商人還要規範,孫小麗更是和他們合作了很多次,後來更是成了有名的房姐,日子過得居然還不錯。

當然現在這些都是后話,宋雷軍將家裏的房子都修好了,得到了七處房子,還有十五個門面,這一波下來家裏原來賺到的錢全部都花光了,好在前段時間宋雷軍又找關係購買了兩輛貨車回來,這下他就有五台貨車,除了固定的七個拉貨,他又去省城跑了幾處進貨渠道,在家裏開了一個批發部。

幾個關係不錯的戰友,也讓家裏人在他們這裏進貨,拉回村子裏賣起來,雖然都不是特別貴重的東西,也是農民們在購買的東西,價格還便宜,貨源也充足,這些東西在村子裏賣得不錯。

讓這些人的日子也變好了,就會有更多的人願意過來進貨,一來二去了,孫家外公外婆搞起了批發,讓家裏的生活也變得越來越好,對幾個小孩子來說,那就是大大的驚喜了。

能賣東西好呀!他們可以幫着做事,也可以隨意的拿着東西吃,想怎麼吃就怎麼吃,小日子過得不要太好。

就連小弟弟也覺得這樣很好,每天最喜歡的就是放學回家幫着守店,這樣外婆就會給他拿兩包小吃,他可以坐在那裏慢慢的吃,只要收收錢就好了,誰讓他現在也是小學二年級的小朋友了,八歲的小朋友會做很多的算數題了。

家裏唯一不願意守店的就只有宋綿綿的,她覺得特別無聊,就讓爸爸時不時給她帶回來一些零件,弄出不少的好東西出來,就是她的東西明明昨天還放得好好的,怎麼睡一覺起來,東西就不見了?

一開始宋綿綿小朋友還會找一下,後來發現根本就找不到,還以為是被誰拿走了,也沒有過心,直接就不管了。

宋雷軍也是心裏苦,誰說他家小女兒平凡了,看看前世學醫生的,現在都搞出多少好東西了,可比自己二兒子那個未來科學家可厲害多了,他們家現在都被保護起來了,他現在做生意都比以前更加順利,所以說上面有人,辦事才方便嘛!

宋明東很快樂,原來他覺得學校里的東西太簡單了,總是會去圖書館里購買喜歡的書回來看,也會讓爸爸從省城給購買很多的書回來給自己看,可是學習了很多的東西,又不是系統的進行學習,想要知道更多的東西,也不是那麼容易的,因為這個宋明東就不是很高興。

還是後來無意中看到妹妹做東西,然後他就跟在後面學習,也幫着做一些事情,弄出來更多的好東西,也學習到了更多的知識,他們還會讓爸爸幫着帶書回來。

一開始的時候,都是宋雷軍隨意的購買,反正他也不懂這些,書店裏也不是什麼書都會有,那就只有隨意的購買了,能買到什麼,就買什麼,足夠兩個小孩子看就行,後來有人發現了兩個孩子的能力,也起了惜才之後,開始系統的給書條,還會將要用到的書準備好,讓兩個孩子能順利的進行學習。

就這樣兩個未來科學家慢慢的成長起來,明明還沒有正式開始學習,就已經做出了很多的東西,也留下了很多的問題,有的不明白的問題,他們都會記下來,一段時間后,他們又會收到一些書,裏面不懂的問題,通過這些書,他們就能明白是怎麼回事,慢慢的學習的東西更多了,弄出來的好東西也更多了。

十六歲的宋雷軍已經上高二了,還有兩年時間就要上大學,他有一點點不想要離開妹妹,正在想辦法讓妹妹和他一起上高中,他們也可以一起考大學,以後也可以一起做研究,他覺得這個很可以有。

」不要,不想,也不願意,二哥,我還是一個寶寶,也只想要過寶寶的生活。「她才十歲了,並不是每個世界都有給她好好學習的機會,對於她來說成長得太快了,並不是什麼開心的事情,她只想要慢慢的長大。

。 劍士的世界不會在乎人命損耗。在高壓電的工業區,每個月都有人被電死,這個工廠就如同紫外線殺蟲燈一樣,在湛藍的發電光芒下,從各地徵召的工人小心翼翼的在毫無防護的高壓電金屬結構間走動,一不小心就會「啪嗒」一下,在不到兩米寬的金屬設備空餘的走廊下,變成被電的蚊子。

在來到軸區僅僅三個月後,對一個高壓區域進行檢查時,衛鏗消失了。在電壓機旁,只能聞到蛋白質燒糊了的味道(其實就是一頭死豬),並沒有人會檢查,簡簡單單的將衛鏗的名字勾掉。

也沒人會在意,一個工人的死和另一個年輕人的到來之間存在關係。

「明鏗」去世之前,終於打點上下辦全了手續,從老家那裏要接過來一個侄子。這個「十六歲」的大個子年輕人在「明鏗」走後一天,剛好到來。

當然,對於這樣自投羅網的青年,軸區的管理者當然不會放過,準備直接「安排工作」,嗯,安排到冰洋區域的海底開礦。

【這就和二十一世紀的養老院一樣,不是老人給足了錢,就能讓護工耐心照顧,而是確定你沒有子女,來驗收照顧效果,就隨便馬虎湊合,反正欺負老弱,老弱還能像年輕人那樣去吵,去鬧,乃至去舉報嗎?】

當然,衛鏗也預料到了這種人情冷漠。

之所以先前被抓到軸區高壓電區域,不到三個月,就死遁溜號,也就是厭煩了,一次次敷衍。

中人之姿積累「幾代」了,不妨有那麼一點「天賦」再去探一探劍士的世界。

……

明鏗生前的宿舍樓中,衛鏗老爺用了新身份開始了矛盾碰撞。

大片的地板,被純粹的空扭之力翹起,擋住了那些治安人員的視線。

Share:

Add your Comment